外派的生活小事(07)

+A -A

    作者:virgil7518
字数:11004
  
  

                  
                7旧人

  已近中午,天气好得让人想出门转转。

  「哒…哒哒哒…哒哒…」

  安静的客厅,敲击键盘的声响,已经持续近半个小时。

  「呜啊~终于弄完了。」

  阖上了笔电,走到前阳台,愉快地闭上眼,对着广阔的天空伸着懒腰。

  手扶着栏杆,就这样仰着头,让日光照在身上,浑身暖和舒坦,不禁舒服的
深吸着气。

  一双手从后面温柔地环住了腰,柔软的部位,紧密的贴在我后背。

  「忙完啦?吃饭吧。」

  累得不轻的阿雪,睡到了现在才起床。

  接近天亮时,抱着我睡着的阿雪,突然醒了过来。

  看着赤身裸体的自己,将我的脸揽在双乳间,才知道自己又醉了。

  感觉下体隐隐有些许湿润,和被侵入的残留肿胀感。

  「你这坏蛋,趁我睡着弄我,也不等我就一个人爽,看我怎幺教训你。」

  放开睡着的我,缓缓爬到我腿上,小心翼翼脱下裤子,手伸进了内

^w"w^w点0^1'b`z点n^e"t"

裤。

  「好久不见,小宝贝,想阿雪姐姐吗?」

  调皮地轻揉着阴茎和阴囊,正卖力晨勃的阴茎,配合地抖动着。

  脱下了内裤,忍不住低头长长一舔。

  「味道真好,都偷搞过我味道还这幺淡,看来在外面很乖呢。」

  嘻嘻一笑,疼惜地捧起阴囊,在皱皮上轻轻啜了几下,然后张开口含了进去。

  感觉到囊内滚动的肉球,用舌尖抵着玩了起来,不时含在嘴里用舌头翻弄。

  呵呵,真像肉丸,真想就这样一口咬下去。「

  说着合起掌心摀着阴囊,温热的包覆感,让睡梦中的我,舒服的呜嚥了一声。

  听到我有动静,阿雪停下了动作,盯着我瞧了一会儿。

  看我只是梦呓,又是调皮一笑,手握住已经充血的阴茎,轻轻地往下一撸。

  包皮被拉下,龟头整个露了出来,身为敏感部位,似乎对阿雪的凝视起了反
应。

  对轻微抖动的龟头呼了口热气,阿雪嘴里蓄了几口唾液,嘴唇一点点包住了
龟头。

  被口腔嫩肉包住,阿雪舌头灵巧地搅动翻弄,润滑着充血发热的敏感皮肤。

  『啾…啧…啧…』

  感到阴茎被吸啜着,下半身敏感地抖动了一下,没睁开眼,但我醒了。

  尚在矇眬间,静静地感受着哪里来的温热感觉?

  只听见一声声轻微的唇舌吸啜,和阴囊上从未体验过的温柔轻抚。

  珠圆玉润的手指来回抚弄把玩,就像自己玩弄阿雪那对美乳一般。

  「阿雪,呵,就让你玩吧。」

  继续闭眼装睡,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下体,放大了龟头上的温热包覆感。

  阿雪起初只是含住龟头,除了吸吮,舌尖也不断在充血的龟头上搔弄。

  突然一阵温热包覆感,由上至下,慢慢地套上整根阴茎,几乎到底。

  『唔呜…』

  我爽得忍不住哼了一声,只不过还是继续装睡,只是皱着眉装难受。

  看我有反应却没醒,阿雪得意地吐出阴茎,然后又再一次深深吞入,这次还
带着吸吮。

  『呜…』

  我终究还是没忍住,闷哼了一声,张眼为难地看着她。

  「不用一上来就深喉咙吧,小弟弟受不了呀。」

  她吐出阴茎,在龟头狠狠吸了一口,把我吸得魂都快飞了。

  「谁让你不等我,趁我睡着弄我,你说,怎幺赔我?」

  说完,张嘴又是一含,还是用力吸住龟头,脸颊都凹陷了。

  『啊…我又没…好…好…对不起…赔你…赔你总行了吧…啊…』

  这幺闷亏看来是吃定的了,只能在愉悦的惨叫声中求饶。

  『呜…我…不管啧…我…一定要把呜啧…你吸出来…』

  阿雪发狠地猛吸,听见我的求饶声,她越是得意地教训起我。

  这一个星期独守空闺,除了积压的性欲,更有一肚子不满和怒气。

  『啊…阿…阿雪…吸小力点…刚睡…睡醒…升旗…敏感呀…啊…』

  『啧…啾呜…哈唔…呵呜…啧啧啧啧啧…』

  根本不理我,她陶醉地吸着胀大的阴茎,最后更加快了节奏,吃棒棒糖似的
猛啜。阴茎上满是黏滑的唾液,在阴茎上下抽动,晶亮的唾液,不时从嘴角流出。
脸上漾着兴奋的春意,眼神因为鼻腔嘴里的淫秽阴茎气息,沉醉地半瞇着。

  随着头部的摆动,飘散的发丝零散地落在肩背上,雪白双乳在垂下的发间上
下跳动,格外的诱人。

  『我的亲姐…姐…我想射了…射在奶子上可以吗…』

  正卖力吸屌的脸抬起,双眼带着媚笑望了我一眼,似乎是同意了我的小小请
求。

  『啊…不行了…太会吸了你…』

  从她口中拔出湿淋淋的阴茎,一把推倒跪坐在她腰上,对着微红的白嫩乳房,
乱射了一通。

  『呜…好黏好热…哈啊…哎…射到我的脸了啦…』

  阿雪娇喊了几声,雪白的双乳上覆着透白的液体,像是

╗寻△回ˇ地☆址▽百喥◥弟★—°板?zんù↑综╝合▲社╓区↓

浇上炼乳的布丁。

  看着晃动的双乳,不禁伸出双手揉着。

  『啊…都这幺黏了,你还揉?』

  阿雪不满地娇嗔,双手无助地握拳护住嘴巴,免得我又起什幺坏念头。

  「一滴精十滴血,别浪费。」

  坏念头哥哥我多的是,看她警惕的样子,不禁笑着对她说道。

  说完满是黏滑精液的手,就往她阴唇上抹去,指头甚至插进早已氾滥的小穴
里。

  『哎唷…你这坏心鬼…啊…怎幺就…呜…这幺爱欺负人家…』

  即使才被插过穴,但阿雪仍是很敏感,小穴一被侵犯,人已经忍不住喘了起
来。

  『…啊…好哥哥…亲老公…慢点…痒啊…哈啊…』

  阿雪的娇喘,积压的性欲,渴求性交的眼神,被点燃的欲火在阴茎上膨胀发
烫。

  朝她会心地一笑,抱起腿软无力的她走向浴室。

  「阿雪,是不是还有笔浴室帐没算呀。」

  听了我的话,她当然知道我在说什幺,失笑掐了我一把笑骂道:

  「你是小孩呀,连这仇也记,只要你想要,哪里我会不肯。」

  走进连灯都没开的浴室,在窗外微亮天色中,只有两条暗淡的身影,和阿雪
突来的娇吟声。

  「嗯…你说的喔,只要我想,哪里…都可以…」

  和着臀部撞击声,我的声音隐约传出,只是不晓得投入的阿雪,有没有听清
楚。

  想起清晨的事,在她的环抱中,被阳光烘得暖暖的脑袋,不禁想起了她的承
诺。

  满脑子都在想,什幺地方是能做想做,却又是她不会答应的地方呢?

  腰上的双臂一紧,大概是看见我扬起的嘴角,最近都能读懂我在想啥了。

  「又在想什幺?你嘴角出现这种弧度就没好事。」

  「谁说没好事?我小弟弟也能有弧度呀,你说扬起几度才没好事呢?」

  转过身搂住了她,贴近她的脸,贼笑地问着她。

  知道我在说什幺,双乳紧贴上来,不服输地抬起脸瞪道。

  「弧度是吧?以后若是没有90度,你看我会不会让你碰我。」

  「没事没事,若是太累,我还有十姑娘和软硬适中的舌头先生,你想要哪种?」

  刚重逢的两人,就在耀眼的阳光下,肆意嬉闹调情。

  阳光在玻璃门上,反射出炫目的白光,屋内坐在沙发上的小静,正注视窗外
笑闹的两人,只是两人无法看见。

  「看你累的,带小静去外面吃吧,别煮了,我还要等一会儿公司邮件。」

  捻着她额前发丝,略带血丝的双眼,知道她这星期,大概都是在失眠中度过
的。

  知道我有正事要办,她不舍地点了点头,侧着脸埋进了我的胸口轻声说道:

  「好,我帮你带一份回来,别太累了,知道吗?」

  两人深情地拥抱了一会儿,才走回到屋内,各自去忙自己的事。

  打开冰箱拿出了一罐啤酒,坐回笔电前,想看看邮箱里有没有信件。

  「满冰箱都是啤酒,以后再有事出远门,得先帮她买几箱回来才行。」

  喝着啤酒,手指敲击触碰面板,灵巧地操作起来。

  刚刚发出的邮件,是这两周工作报告,固定每周五要回报。上周因为和顾总
出远门,才推迟到本周,除了电话联络外,还必须以邮件分发给公司相关人员,
以便交付、跟进和备查。

  「!」看着新邮件栏位,出现了2封未读信件。

  「难得,没有因为小周末就偷懒装死。」

  点开第一封邮件,是上司回覆的信件,略略看了下,通篇官方说词,一派的
三纸无驴。

  摇了摇头,无奈地点开了第二封,看着陌生的邮件地址,对应的也是我的私
人信箱。

  【申同学,在那边过得还好吗…】

  看着这刻意淡忘的熟悉语气,知道是她,只是没想到,她会写信给自己。

  楚云栖,记得在公司里,真正跟她比较熟时,也就是这几个月的事。

  微笑是她一惯的表情,因为她自带的愉快氛围,身边总是有围着她打转的同
事。

  不管谁都喜欢她,无论遇到再难搞的客人,她也总能自如的应对,EQ之高
堪为员工表率。

  总觉得人气爆表的她,有点高不可攀。所以和她讨论事情,也总是点到即止,
绝不深入。

  「这里有人坐吗?」记得,那天是这样开始的。

  手拿着啤酒罐,抬起脸看见是她,在我尴尬的注视下,在我对面坐下。

  「现在才中午,喝酒不好吧。」

  「天气热,喝着凉快点,吃饭?」

  「其实,是老闆派我来抓偷喝酒的人,对了,现在是一月,你很热吗?」

  指了指自己正解下的围巾,她调侃人的功力,似乎不比抓住人心的本事差。

  「早上挨骂了?你们部门的声音,都传到业务部来了。」

  原来被她听到了,早上因为客户告状,莫名其妙的挨了一顿刮,啤酒就是用
来解闷的。

  「请你一顿,拜託嘴下留情。」

  将点的小菜往她推去,一脸讨好的跟她打着商量。

  「呵呵,嘴下留情我还怎幺吃呀。不说可以,嗯~我知道有家店不错,晚上
请我?」

  「我可能要晚点下班,要不改天吧。」

  「不行,我今天就想吃,不然我可能会饿到忍不住说出去,那就这样说定啰。」

  这霸道的口气,跟平常的她不一样呀,果然人心隔肚皮,能干的业务还多好
几层。

  晚上,九点钟。

  「楚楚,你还不走呀,平时不是溜得比谁都快吗?」

  趴在她桌前的隔板上,同事揶揄地问着。

  「哎唷,我也不想呀,还不是今天那客户要的资料,做不完明天很麻烦的。」

  即使是演戏,她堆起的愁容还是挺有欺骗性的,一句话就把同事给打发了。

  「嗡…嗡…」手机在办公室桌上震个不停。

  【我好了,一起走吧。】

  【傻瓜,你觉得办公室八卦不够多吗?等会儿到停车场,记得没人再上车。


  收到她的传讯,装没事人等了几分钟,才向同事道别,慢慢走出办公室。

  一出门便狂奔跑向地下室,只见她的车闪了下灯,充分地表达了她的不耐烦。

  刚上车,连安全带都来不及系,油门一踩车便疾驰而出。

  「喂!喂!不急吧,前面有转角,慢点…」

  「时间就是金钱,况且我刚刚和店家预约了,五分钟后到。」

  她咬着牙一口气说完,五分钟?我查过那店家,不塞车也得十分钟吧?

  「放心,我从小在这儿长大,熟得很。」

  刚出了停车场,车便钻进了对面住宅区的巷道,咦?那不是单行道吗?

  「你开太快了吧,对向有车怎幺办?欸!有猫…猫呀…」

  「放心,这区都是些老人家,这时间早梦周公去了。」

  说完猛拽着方向盘,朝着更小的巷道里钻了进去。

  「后照镜,小心啊…前面岔道有车灯闪,有车…喂…啊…」

  一路上都是我的惊慌提醒声,虽然没见到河对岸的奶奶,但是尿也快吓出来
了。

  走出车外,恍如隔世,觉得视线还在摇晃,靠在车边平复着受惊的情绪。

  「同学,你小时候应该有被安什幺外号或诗号吧,煞车皮保卫者?世纪末巷
道霸主?」

  「嘻,什幺东西啦?我在邻近区域,可是出了名的品学兼优,安个鬼诗号呀。」

  走到我身边,在我头上敲了一下,一张比平时少了点拘谨的俏丽小脸蛋,在
我面前微笑。

  刻意修短的亚麻色中长发,齐浏海略遮着细长眉毛,平滑脸颊肌理,顺着漂
亮弧度收在略的尖下巴上。总是戴着咖啡色扁方框眼镜,让人很容易忽略,她其
实有双明亮的漂亮眼睛。

  「走吧,时间刚好,说好的呀,你请客。」

  指着对街的一家热炒店,即使将近十点,门外仍有人排队等着点餐。

  「下次如果我忘了,记得告诉我,别让你预约餐厅或开车。」

  「利益总是和风险并存,你没听过?嘿嘿…就像这样…」

  说完,挽住我的手臂,挑准时机,拉着我就往对街狂奔,瞬间煞车和喇叭声
响成一片。

  到了热炒店门前,我又被吓出一身冷汗,她则是拍着我的背笑个不停。

  「哈哈,顶着被车撞的风险,冲过了就省下等红灯的时间,冲不过咱们就医
院见。」

  「挺纾压的对不对,我的独门绝技,下次你再被骂,我允许你用这方法纾压。」

  「纾你老师啦,你平常到底戴哪个牌子的面具,你组里的人知道吗?」

  对于她的双面形象,我一时还是难以接受,忍不住骂道。

  没有理我,她跑向魁梧的热炒店老闆,胡指乱点了一通,点了一堆菜。

  「喂!申同学,快点过来,我都点好了,你等吃就好了。」

  坐在门口的小凳上,她笑着朝我挥了挥手,让我赶紧过去。

  我刚坐下,她又拎来了一手啤酒,熟练地满上了两杯。

  「来,你压力大,多喝点。」

  我现在的压力,有八成都是她造成的。

  「来,乾杯。」

  她大喊了一声,在我的酒杯上敲了一下,锵一声,就喝乾了一杯。

  看她一口气喝完一杯,酒气上来,白净的平肤浮起了一丝红晕。

  「你不先吃点东西,一下就喝酒,不怕醉呀…算了,乾杯。」

  现在的她,比在办公室内更多了些自在洒脱,也更好相处,何不顺她的意呢?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她的压力似乎不比我小,喝的速度快我许多。

  「申同学,你不知道的。你有压力,我何尝没有,不能做自己,对我来说就
是种凌虐。」

  说完

【1】【2】【3】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