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派的生活小事(24-25)

+A -A

    作者:virgil7518

    字数:9094

    24、为人母

    「……我不要!」莉莎不悦地抱着胸,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提议。

    在本只有餐具敲碰声的广阔大厅,身处正中高台上的她,刺耳的喊叫声大得

    吓人。

    但是墙面和天花板,深墨且吸音的布质面料,不仅让已调暗且光照集中於餐

    桌上的大厅,显得有如在户外天幕下深邃渺远。

    所有足够传开的声音,只如入了海的江河细流,转瞬即逝。

    在她左侧的两人,则仍是端着小碗,悠哉地拿着调羹喝汤。

    不见两人有任何反应,莉莎高涨的气势,一如自己的高喊声般泥牛入海,只

    能生气地尖声喊道:

    「我说,我不要!」无可奈何地跺着双脚。

    见到女儿恼怒得像小孩一样,周丽雅才将碗放回桌上。而身旁的楚楚见状,

    也立即停下手边动作。

    「不要也行,那吃完后就自己回去吧,反正你也不想和妈妈待在一起。不过

    小云必须跟我回去,我有很多事要交给她办。」

    打趣望着愤怒不安的女儿,周丽雅不急不躁地说完,也抱起胸望向莉莎,等

    着她的回答。

    这一刻,楚楚才瞭解莉莎说过的,母女俩的相似之处。她们对於自己感兴趣

    的人事物,都是如此不循常理,不看气氛的想动手搅它个一搅。

    而听了母亲的话,莉莎呼吸都急促起来了。在她身旁的楚楚,都听见她嘴里

    不满的咕哝声。

    原以为莉莎会发飙大吵大闹,哪个孩子在双亲面前不是这样,讨不到糖吃就

    撒野的。

    却见她深吸了一口气,反倒坐回椅子上,认真地执起楚楚的手,姿态极低地

    撒娇说道:

    「小云姐,你不要跟她去嘛,你去了我会很无聊的。

    「你如果跟她去了,她会让你做好多无聊的工作。 

    地阯發鈽頁 4ν4ν4ν.cом

    4 v 4 v 4 v . c o m 

    「哎唷!就留在人家身边嘛,以后等我接了她的棒,我们就可以一起把她踢

    下台,想干嘛就干嘛。」

    抓着楚楚的手边摇晃边说着,莉莎似乎已陷在自己编织的幻想里,兴奋而期

    待地盯着楚楚。那些篡权夺位的狠话,好像也不是啥严重的事。

    楚楚倒是没有开口,只是无奈地望了下周丽雅,这种公事家事搅成一沱的麻

    烦事,她可不敢随意开口置评。

    「小云,她就交给你了。」

    听着女儿不知所谓的瞎扯,周丽雅才刚泛出的笑意已然消失。像是失去兴趣

    般,又端起了小碗喝起,并轻声地吩咐了楚楚。

    楚楚轻吐了一口气,朝已专心喝汤的周丽雅微微点头,便转头对仍抓着自己

    的莉莎说道:

    「莉莎!你不是说在这里很无聊吗?」

    「对呀!在这里的人不是忙赚钱,就是忙花钱。钱有什么意思!小云姐,你

    别劝了,小心变得跟他们一样无聊。」

    莉莎自然也听到周丽雅说的,不过还是给足了楚楚面子,不屑地扬起下巴,

    一副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高洁姿态。

    见到莉莎的样子,楚楚苦笑道:「你也知道我要做什么,不就是把这里变得

    有趣点嘛!」

    含着钻石汤匙出生,这小姑娘哪里懂得养家活口,现实中那些环环相扣的无

    奈和苦衷,只仍是自信满满地大放厥词道:

    「等我玩够了,就会回来把这里大改特改一番,到时候自然就有趣了。」

    「所以,你不想和我一起弄?」听了莉莎仍是自顾自地说着,楚楚一脸失望

    地回道。

    「小云姐,没有!我就是……不想……」

    视线越过了身边的楚楚,莉莎的偷偷瞄向淡定的母亲,语气再次犹豫了起来。

    但楚楚却在此时用力握住她的手,将她的注意力扯回自己身上,并悄声地说

    道:

    「那不就行了,你就当是陪我,老闆的事肯定是交给我,你只要待在我身边

    就行了。」

    楚楚这一番话,明白地将两人的上下关系定下,既然莉莎对母亲有抵触和抗

    拒,那就让她当自己的下属。

    楚楚敢当着周丽雅的面,直接把大小姐当下属,自然是瞭解她的意思。

    「小云,她以后就是你的助理。」周丽雅适时地开口,同意楚楚的调度。

    周丽雅知道女儿想要什么,将楚楚安排在身边,就像放了块能吸住女儿的磁

    铁,让女儿不愿意也不得不靠上来。

    莉莎喜玩爱闹,更喜欢场面失控暴走的热闹,但没有人陪着她玩闹,终究只

    是场一人派对,华丽盛大却孤单寂寞。

    周丽雅神情有些苦涩,但一瞥见女儿犹豫时,便会嘟起嘴的可爱表情,仍情

    不自禁地摇着头失笑。

    「所以,我们就这样……」楚楚更一把将莉莎搂近,在她耳边不停嘀嘀咕咕

    说着。

    看着两人说说笑笑,不时忍俊不住窃笑的亲暱模样,周丽雅才放心地松了口

    气。

    连着几天,我这边的日子,一直是在平静中度过。

    挽着自己的小静,亦步亦趋地跟着,那一点表情也没有的素净脸蛋,即使被

    夕阳余辉照着,也未见一丝波澜。

    这几天便是这样,除了散步,其余时间都在准备顾为之需要的东西。

    这近一周的时间,与这位打算把自己当成伏兵的老闆,不分昼夜想到便谈,

    讨论规整着各种细碎杂乱的资料。

    说起来也挺让人佩服,很多细枝末节在抽丝剥茧所得到的结果,常与顾为之

    预测的相距不远。

    他是个有大局观,但是又肯放下身段努力的人,却没有很多上位者,那种舍

    本逐末的功利心态,和略有成果便嚣张不可一世的气燄。

    地阯發鈽頁 4ν4ν4ν.cом

    4 v 4 v 4 v . c o m 

    不知不觉中,竟对比起了过往的人事,自己还是小心眼了。既然已经划清界

    线,自己心里那点不满,还是别表露的太明显,这些情绪在过去,都替自己招惹

    过不少的麻烦。

    而阿雪,两人也仅在饭桌上能聊上几句。不说小思在一旁,就是偶尔两人得

    空独处,她也只是寡言少语的恬淡笑着,帮着清洗衣物、打理屋内整洁,或是问

    问工作状况如何。

    这种闲话家常、训斥小思调皮和照顾小静的日常琐事,看起来和以前没有不

    同,但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对了!或许是两人太久没亲近了?

    於是前几日,趁着小思完全沈浸在电视剧情时,恶作剧地想拉她进房内,她

    也只是皱眉将我推开,委婉表示自己不方便。

    「女人,就是片海洋。」被拒绝后,也只能这样开解自己了。

    想着想着,发现自己带小静走得远了,两人离着公园也就几步路,看着距离

    天黑尚有一小段时间,乾脆进去逛一小圈。

    小心牵着小静绕过护栏,公园入口内,不断有阵阵欢笑声传出,不少是带着

    小朋友,趁着太阳下山前,溜玩散心的家长。

    「比起你妈,你的心呀,都沉到海底了。」扶着小静,小步小步跨上阶梯,

    打趣地对她说道。

    「看!哑巴姐姐又来了。」四周小学模样的小朋友,喧闹着都围了上来。

    这位不说话的姐姐,对他们来,就像外星人一样奇特,每次遇到都会靠上围

    观。

    突然一个小女生上前,一把推开拉着小静衣服的小男生,霸气十足地喊道:

    「你们这些臭男生,不准欺负姐姐,都走开!」

    接着,又是一群年纪相仿的小女孩,城墙似的在小静面前站定,男孩女孩瞬

    间壁垒分明地对峙叫嚣。

    「你们这些臭女生,又想干嘛?」伸手指着女孩阵营,领头扎着可爱双辫的

    小女生,被推开的小男生生气喊道。

    「哼~姐姐也是女生,不许你们碰她。」扬着下巴的小女生,那看臭虫似的

    睥睨神情,地图炮一般,立刻点燃对面小男生们的怒火。

    看着还没小女生高的小男生,快步走向前,伸袖抹了下髒兮兮的鼻涕说道:

    「你说不许就不许吗?」伸手就要推开小女生。

    「啪!!」

    小女生二话不说,一巴掌就拍在小男生的头上。巴掌声响彻周围,被拍疼的

    小男生,睁大了惊呆的眼睛。

    才回过神,嘴唇便颤颤地抖起,哇地一声当场嚎啕大哭。立刻头也不回地往

    公园外跑,这把其他小男生也给吓坏了。

    「小花又打人啦!」

    看着头儿跑了,所有小男生,也都慌乱得大喊大叫一哄而散。

    又来了,无言地看着这似曾相识的场景。

    「叔叔,我们会保护姐姐的。」几个小女生再次围上,得意扬扬地说道。

    「呃……谢谢你们!不过打架是不好的,下次不可以啰。」我苦笑着回道。

    我才刚说完,小女生们嘻嘻哈哈笑成一团,七嘴八舌说着:

    「没有打架!我们是在欺负他们。」

    说完簇拥着小静,到旁边的花坛边坐下,叽叽喳喳地围着她说个不停。一双

    双乾净明亮的眼神里,都闪动着崇拜之色,像见了什么偶像明星一样。

    对这个年纪的女生来说,有着三无属性,长相素净清丽,活脱脱真人版芭比

    娃娃的小静,完全就是她们憧憬的目标。

    想着这样也好,小静除了需要妥善照料,也很需要有人陪她说话,这样长期

    看着、听着不同的人、事、物,或许对她的病情会有助益。

    「就是苦了她……」

    看着残阳半挂在远处山边,父母亲一同牵着孩子,在假湖上的拱桥散步的画

    面。

    阿雪带着两个小孩,也不晓得受过多少委屈?就这几天,自己带着小静散步,

    同一区的住户,就没少在背后指指点点的。

    理智点的会上前打招呼,自己好歹也有解释的机会。而八卦魂重点的,反正

    不是自己家的闲事都很有趣,姘头、小狼狗、多功能女婿、亲亲小丈夫,间接听

    来的就不知多少了。

    也难怪初见阿雪时,她的言行这么豪爽大方。在这样的环境,如果再不懂得

    开解自己,不气死恐怕也憋死了。

    就在我还在胡思乱想之际,脚边突然从背后,斜曳出一道长长的影子。此时

    已几近日落,影子长斜拖曳在我前方,来人的行进方向很好辨认。

    转头看向来人,似乎又是那人,那个总是远远注视阿雪一家的男人。

    这人的事,还是我向阿雪询问后,她才含糊地向我提及。这人从几年前,便

    一直如此,也没有什么不良企图,就是这样看着。

    手掌平搭在眉间,逆光望着来人,一样戴着帽子,但完全看不清脸孔。

    「真的,就这么简单吗?」想起阿雪不欲多谈,避开时的神情。

    试着瞇起眼睛,让自己能再看清点,直到这人完全走至自己身前。 

    地阯發鈽頁 4ν4ν4ν.cом

    4 v 4 v 4 v . c o m 

    来人伸出宽大的手掌,语气兴奋地喊道:「小傑!」朝我肩膀上用力的一拍。

    「搞什么!你不认得我了?」这熟人般的语气。

    我都被拍矇了,这谁呀?不断眨着逆光看花了的眼睛,仔仔细细地再看了一

    遍。

    「阿生!」我张着嘴,望着高我一个头的男人,不敢相信真的是他!

    嘲弄般的笑着,来人接着说道:「这么多年不见,你怎么矮了?」

    听他不正经地笑声,幼年记忆中那个模糊的脸孔,才一下清晰了起来。

    我开心地喊道:「是你这王八蛋长高了,孟祈生!」

    25、故旧往事

    孟祈生,是我在育幼院里,唯一结识的朋友。

    被命运所抛弃、因虐待而被强制收容……凡此种种,原因各有不同。

    刚入院时「这个世界不要我了」的想法,如巨碑一般轰然矗立在脑海里,敌

    视所有的人成了理所当然。

    身处其中,说起来谁也没比谁惨,而相近的磁场,总能吸引到同类。

    身处人群中,两人总旁若无人地窝在角落。

    厌烦正向阳光、对友情欢笑嗤之以鼻、排斥人际间的交流。

    唯一与我不同之处,他总是带着笑容。

    遇了好事他笑、被欺负嘲弄也笑、生病难过时还是笑……

    频率相近的两人,不管做什么事,总会想到一块儿。上厕所、装病、团体活

    动时蹲点的地方,甚至是讨厌的人,从窗台往那人头顶吐口水的位置。

    而巧合也没分啥好坏,也记不清是第几次?愤恨望着院里高年级生,抢走未

    开封的牛奶,还顺便在餐盘里吐了浓痰的嚣张背影。

    这傢伙仗着身型高大,不断到处恶整新入院院生,还会恶质地向院内老师捏

    造举报,害得一些人时常被老师处罚,却没有人敢出面指证。

    而我也以为忍忍就过了,但负面情绪的积累,总是比自以为的可怕得太多了。

    断了的理智线,成为引燃暴行的导火索。

    午休时无人的厕所外,耐心地蹲伏在楼梯的转角处。

    等总在午休躲进厕所,不知干嘛的高年级生经过,立刻走出跟上,却发现同

    样走近厕所的孟祈生。

    同时从暗处走出,目标明显都是同一人,不同的是我躲在楼上,他藏身楼下。

    我握着两根坏了的桌脚,他提了不知装啥的水桶?并从怀里掏出了榔头……

    才发现还有其他人在,同时停下脚步,望着彼此拿在手里的东西。

    我一把抢下榔头,抖着紧张的声音说道:「想杀人啊!拿去……」连忙递给

    他一根木棍。

    「你也被欺负了?」

    看他榔头

【1】【2】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