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派的生活小事(18-19)

+A -A

    作者:virgil7518

    字数:9094

    18、暗流

    某座下着毛毛细雨的滨海城市,远远望去高楼林立。其下错综複杂的街道,

    满是密密麻麻的车辆,像蚂蚁一样缓缓爬行着。

    两人正从机场海关内通过,拉着自己的行李箱,走到车辆等候区,随即便有

    停等许久的车开到两人面前。

    司机勤快地帮着安放行李,待另一人上车,显胖的安福易,才满头大汗地坐

    进车内。

    一进车就从口袋里掏出了菸盒,帮身旁的男人点了一根,随即又点了一根,

    夹着张名片,一并递给前座的司机,笑呵呵地说道:

    「师傅,来!抽根菸,麻烦你带我们到这间酒店。」

    车内满是劣质的菸味,司机显然也是菸界中人。

    「这怎么好意思?不过你这菸,闻着味道实在好啊!」

    没有太多废话,司机兴奋地接过香菸,立即深吸了一口。在冷气极力运转的

    车内,缕缕白烟被他倏地吸进肺里,好似嗑药般,让本已疲惫的神情一下精神了

    不少。

    「唔~这地方,行!两位,我马上带你们过去,这路我熟得很。」

    承了安易福的情,司机叼着菸,客气地招呼了声,踩足油门便朝目的奔驰而

    去。

    「师傅,听你的口音不像本地人,是到这打工的吗?」

    看着年纪不大却精神不济的司机,安福易随口问道。

    「哪能不是呢?老家这几年虽然发展得不错,不过在这也待惯了,回去也不

    晓得要干嘛?」

    司机看来也是话多的人,听了安福易主动攀谈,倒也乐得与他聊了起来。

    「这年头谁不辛苦?为了混口饭吃,千里迢迢到外地工作,也不是什么奇怪

    的事。」

    「两位是第一次来吗?若是想放松,我倒是知道不少地方!」

    司机抬了抬眼,瞄着后视镜里的安福易,那胖胖的笑脸上,也满是奔波后的

    疲倦。压低了声音,像是要强调自己所说的地方,非比寻常。

    地祉发布页 4V4V4V点COM

    4 v 4 v 4 v . c o m 

    「不用了,先带我们去酒店吧!」

    一直沉默不语的男人,不耐烦地打断两人的交谈。

    「呃……好,好,马上带两位过去。」

    男人冷峻的语气,让司机不敢多言,唯唯诺诺地应了声后,乖乖地继续开着

    车,朝目的地前进。

    延途塞,不到十分钟的路程,足足开了半小时才到。

    到了酒店,安福易扔了张百元钞给司机,让他不用找了。司机开心地收下,

    想着遇到大方的客人,安福易却又随手扔了几张给他。

    「师傅,你先在楼下等我们,若一个小时后我们没下来,你就自己走吧。」

    「好,好咧!两位放心,我会在这等足一个小时的。」

    等一个小时就有这么多,还不耗油,赚大了。司机目送两个人离去,开心地

    在两人身后大声喊着。

    两人走进酒店大厅,掏出证件登记入住。

    「两位是~预定入住两天的,安福易先生和金俊先生。」

    男人立刻露出不悦的表情,安福易笑着接过男人的证件,与接待员确认起身

    份。

    拿到两人的房卡,转头见到已走远的男人,连忙拖着行李跟着,好不容易在

    电梯门关闭前赶上。

    电梯内只有两人,但感觉到身旁上司心情不好,笑呵呵的安福易也不敢搭话。

    他可是很清楚,这位上司之所以不高兴,是因为接待员犯了他的忌讳。

    金俊,是一个厌恶自己中文名字的人,别说自报姓名,就是听人提起也不行。

    安福易就曾经不留心当着这位上司的面,对秘书说出这两字,被整得在公司

    差点待不下去。还好无意见发现他的喜好,才被这上司当成还算有用的部下

    「真这么讨厌又不去改,难道是M不成?」

    安福易也曾这样想过,不过他不知道的,是金俊这名字,在他家族内是有重

    要意义的。

    金俊的爷爷,在他出生时,委託了位高人测数算易,得了金俊两字能兴家望

    族。巧的是金俊出生后没多久,他父亲在生意上真如鱼得水般顺利,甚至让金家

    成了真正的望族。

    因此,不论是家中长辈,或是同样相信风水易数的他,都不可能也不会允许

    改名。

    「走吧!」

    电梯停在了8楼。

    「可是……」

    安福易捏着两人的房卡。上面的房号是在11楼。

    金俊走在前头,也不理会疑惑的安福易,快步走到楼层尽头的房门前,直接

    按下门铃。

    等了一会儿,一点动静也没有,两人继续等了几分钟,门才唧啦地打开一小

    缝,半张慵懒的女人面孔出现在门缝内。

    「挺准时的嘛,要进来吗?」

    女人抓着浴巾擦拭着湿发,看似无意的淡淡笑道。

    「只是顺道来告诉你,半小时后出发,我们会在大厅等你,别迟了。」

    金俊说完便转身走人,身后的安福易,笑着向女人点了点头,便又急忙追着

    金俊走了。

    「无趣的男人。」

    女人翻了下白眼,一把摘下浴巾,砰地关上了门。

    而进了电梯的金俊,正对安福易交待着事情。

    「老安,等等带那几份文件就行了,这趟只办正事,多余的东西别带,知道

    吗?」

    「嗯!你交办的事,我不会忘的。」

    两人说罢,在出了电梯后,便拿着各自的房卡回房了。

    地祉发布页 4V4V4V点COM

    4 v 4 v 4 v . c o m 

    还不到半小时,换掉满是汗臭味的西装,两人已到了大厅。刚出电梯,便看

    到柜台旁戴着帽子的女人。

    穿着宽松上衣和运动热裤,女人已靠在柜台前插着腰,不耐烦地看着两人。

    「在大厅等,别迟了?」

    女人带着挑衅的眼神,说着金俊之前说过的话。帽子下是随手束起的未乾湿

    发,脸上也只略施了淡淡的薄妆。

    「我说了,半小时后出发。」

    金俊抬起手,手指在手錶上敲了敲说道,便不再理会她,带着安福易直接走

    向大门口。

    那位收了好处的司机,远远看见他俩,就已大声地挥手招呼。

    「啧!我可是牺牲了打扮时间的。」

    看两人不再理会自己,女人抬步追了出去,嘴里还不停的抱怨。

    「嗯~你辛苦了,很高兴你准时出现。你想听这些?有意义吗?你到底想不

    想上车?」

    车子已经发动,安福易主动坐到副驾,而金俊则在后座里侧,阴恻恻地瞪着

    女人。

    「顾大爷让你带的东西,都有带了?」

    「废话!」

    车门一关,安福易直接报了个位置,在司机惊疑的再三确认后,才满怀不安

    的向市郊开去。

    而金俊则是不放心地问着女人,女人显然还在气头上,也懒得再搭理他,只

    是冷冷地回了两字。

    一路上再无人说话,司机也感到车内异常的沉默,不敢再吭声,直到他将车

    停在一条黑漆漆的街道上。

    「三位,这一区挺奇怪的,也没人知道为什么?整条街到了晚上都不上灯,

    所以你们千万要小心呀。」

    司机紧张的东张西望,像是怕有啥忽然扑过来似的。

    「知道危险就好,没事别到处乱闯。这些你收着,晚点我们会再叫车,不会

    亏待你的。」

    安福易记下了司机的手机号,并再次递了几张百元钞票过去,一反常态的阴

    沉说话态度,吓得司机胆怯地点头答是。

    在三人走后,那辆车打了个弯就加足速度,往来路逃命似的飞驰而去。

    四周静得没半点声音,只有金俊打着火机的卡锵声,嘶地深吸了一口,吐出

    白烟说道:

    「约这什么鬼地方,顾大小姐,带路吧。」

    「还用你说。」

    慢慢适应了昏暗的街道,女人认准了方向,也不招呼两人,气哼哼转头,朝

    着一栋看不清样貌的大楼走去。

    金俊在女人后跟着,这才发现香肩微露的女人,身姿匀称且十分高挑,个儿

    比两人还高半个头。要不是嘴唇略为单薄,一双丹凤看得人心里发慌,那风姿绰

    约的自信步伐和走姿,就够迷死一堆人了。

    金俊神色如常,不过安福易却是死死盯着女人背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前

    方女人忽然停下脚步,转头嫌恶地瞪着两人说道:

    「你们走前面,一直朝着那栋大楼走就行了。」

    说罢,便双手抱胸站在一旁,等着两人先走。

    金俊斜眼瞪了下安福易,安福易半句话不敢多说,连忙走在前头带路。

    三人走到大楼正门前,满是灰尘的玻璃门也没上锁。安福易伸手推去,门把

    却出乎意料的乾净。

    大厅是办公大楼的挑高格局,除了各处的柱子,在一片黑暗中,能看出什么

    都没有。但在大厅尽头处,有道微弱的灯光,正在一扇半开的门后闪烁着。

    「知道怎么下去吗?」

    「只提了大楼的位置,说只要进来就知道了。」

    「应该就是那里,走吧!」

    地祉发布页 4V4V4V点COM

    4 v 4 v 4 v . c o m 

    金俊倒也不啰嗦,认准方向便走。那是一扇稍微开启的逃生门,门后有一条

    极长的缓行阶梯,每隔十几米壁上便会有一盏小灯。

    「走吧!别让他们等太久了。」

    女人倒是不再冷淡他们,看起来似乎气消了。扔了句话,便先两人一步往下

    走去。两人也不犹豫,立即跟着走下去。

    往下走了多久,他们也不清楚?只晓得这阶梯每阶都极宽,高度亦缓,且绕

    着大圈往下建成。灯光之间都会有一小块黑暗地带,在这种狭窄幽深的走道里,

    五感会变得敏感且容易错乱,外界一点刺激都会被放大,让人感到压抑和恐慌。

    「好像有声音。」走在前方的女人首先开口。

    「对!这……是音乐声?」金俊也听到了。

    此时三人才发现,已到阶梯底部了。等着他们的,是一扇由厚实砖块砌出的

    过道,门的另一边传来的,是慵懒的蓝调乐音、鼎沸喧闹声和明亮的黄光。

    走出阶梯门,三人并肩站着,环顾着四周景象。

    「搞了半天,原来是酒吧嘛!」

    在他们眼前,与其说是超大型酒吧,不如说是建在地底的小型运动场馆。还

    是依着环型开凿的洞壁所建成。

    这貌似改建战时防空洞修筑而成,约有30x30米的圆桶型大洞。一条沿

    着桶壁向上开凿而成,辅以厚实木料建成的步道,5米左右的宽度,足以让客人

    随意饮酒玩乐,顶部甚至有辆跑车停在通道末端。

    中心空地上,安置着一座旧石雕,埋进地里的底座上,是位身着军装的老人

    的雕像,背着手挺直了身躯,仰望着只有他能望见的天空。

    客人看着不多,但也只是因为酒吧规模颇大,一眼扫下约略也有百人之多。

    忽然,一道粗糙皮革刮擦般,让人听着不太舒服的低沉笑声,在三人头顶传

    来。

    头刚抬起,便又听见那声音的主人,打着酒嗝又说道:

    「嗝~顾盼,好久不见了。」

    地祉发布页 4V4V4V点COM

    4 v 4 v 4 v . c o m 

    19、涌动

    抬起头的三人,只见一个从二楼步道扶手上,探出了半个身子的男人,笑着

    对他们招手。

    男人弯腰挂着,醉眼矇矓的望向三人。

    「你啥时搞出来的,怎么都没跟我讲?」

    顾盼似乎与男人熟识,正不满地抱怨道。

    『轰隆隆隆隆隆隆~』

    忽然角落里,一架看着像是摆设的飞机骨架,卡啦卡啦震着传出了引擎的发

    动声,穿梭其中的人满是兴奋地叫喊着。

    这地下酒吧几乎是封闭空间,刺耳的声音风似地掠开,整个地下空间像是都

    为之一震。

    就在此时,男人朝他们勾了勾手指,示意他们上楼。

    「顾盼,你好慢呀!你是金俊?你……算了,我不喜欢胖子。」

    引擎声浪未止,三人已沿着环型步道走到二楼。

    那喝得面红耳赤的男人,正靠着扶手等候他们。伸手推了下鼻樑上的小圆框

    眼镜,喊了几人的名字,算是打了招呼。

    随后摇摇晃晃地朝里走,三人跟着,一起进了间在壁上开出的包间。

    斧劈似砍凿出的粗糙包间,装潢却是极其精緻讲究。而且,每座包间内都有

    布幕遮掩的通道,似是蚁穴般四通八达,让人有种走进了秘密基地的感觉。

    里面宽长的原木桌侧,已经坐了两个年约六十的男人,两人正端着酒杯,品

    嚐着不多的酒液。

    「嗝……坐,想要什么别客气,就和那些侍应说,只要付够钱,什么都能给

    你们弄来。」

    他让几人坐下,随手指了个门外经过的漂亮女侍。并且,伸出的右手,意有

    所指的将姆指夹在其他指间,表情下流地噘着嘴,啾啾了两声。

    「你小子,酿酒倒是有一手,请我们品新酒也很好,不过这诚意,不太够啊!」

    两人中,一名矮小,体格却相当壮实的方脸大叔,放下手中的空杯,不满地

    抱怨着。

    「呵呵~喜欢就好,回头送你们一人一桶。

    「先说正事吧!诸位彼此都认识了,除了顾盼是代理顾大爷,应该都没什么

    问题吧?!」

    醉醺醺的眼镜男坐

【1】【2】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