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八十四章、诱母试探

+A -A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z.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  ('  “但是,不管彼此的暗示有多明显,要想让彼此的幻想世界合而为一,就需要有一方敢于做出大胆的动作或直接肢体的碰触,例如吃饭时,妈妈刻意走到还在吃饭的儿子身后,双手环抱一下儿子的脖子,将脸放在儿子的肩上,轻声的吹气在儿子的耳朵说‘妈做的菜好吃吗?’;或是儿子走下妈妈身后,双手揉捏妈妈的肩膀说‘累不累?我帮你按摩吧!’,当然,妈妈的意思是说‘妈妈的菜好吃,妈更好吃,知道吗?’而儿子的意思是说‘我帮你按摩,揉楺你的奶子好吗?’。”
  “肢体的暗示是让彼此的世界合而为一的第一步,接下来……”
  林徽音看到了这里,又找不到下文了。
  “接下来怎样?”林徽音的内心世界已经迫切的期待着和儿子的世界合而为一了。
  关了电脑,林徽音又在儿子的书桌前手淫了几次,也在自己的世界里,又和儿子性交了无数次。
  看着手上昨夜淫液泛滥的蕾丝三角裤,她想到了儿子笔记里的话!
  “试探”!
  她呆了许久,最后决定不洗,暂时把三角裤收了起来。
  到了下午,儿子回来前,她把那件沾着白色体液的三角裤放进里浴室里,洗衣篮的最上层。她知道,儿子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他一定会看见的。
  果然,儿子进了浴室之后,洗的时间,比平常多了一倍,而且大都听不到淋浴的水流声。
  终于,儿子洗完澡,离开了浴室。林徽音找了机会进入浴室。
  林徽音一眼就看见了洗衣篮上面,她原本卷成一条,只剩阴部部分摊在外面的三角裤,已经被摊了开来,并且,旁边平躺着儿子的内裤,而更令她心跳不已的是,儿子的内裤上,有着一滩精液。
  她首次的“试探”,马上就得到了儿子的回应。这不禁让林徽音开始紧张了起来,她的现实世界和思想世界在交战着,她到底该不该再玩下去?她只要一想到即将会在现实世界里和儿子性交,她就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林徽音胡乱的洗了个澡,擦干了身体。正当她拿起那件新的三角裤要穿上时,她的思绪又飞进了自己的世界。这件小小的透明三角裤,不就是为儿子而穿的吗?
  想着想着,又不小心在自己的世界里,让儿子粗大的阳具插进了她的阴户。
  林徽音也用了一倍的时间才离开浴室。
  晚餐的餐桌上,林徽音从厨房端出了最后一道菜之后,手不禁有些颤抖,因为她很想照着儿子笔记上所说的,从儿子后面抱着儿子,把脸放在她的肩上,问他一声“妈做的菜好吃吗?”可是林徽音冷静不下来,她怕自己一开口,话也是颤抖的。
  林徽音边吃着,一边抬起头故做镇定的瞄着儿子吃饭的神情,她看着儿子自在的样子,不禁有些恼怒,自己仿佛一只待宰的羔羊一样,儿子却老神在在。可是,她明白是她自己去偷窥儿子的电脑的,她不知道儿子到底只是把他的世界关在电脑里而已?还是真的企图把他的世界和自己的母亲合而为一?
  林徽音边吃边发呆着,突然一只手掌按在她的肩上。
  “妈!累不累?我帮你揉一揉吧!”
  “哦……好……好……”林徽音心里又开始紧张起来,昨夜儿子笔记上所说的,儿子现正在照着进行着。
  林徽音紧张的心情让她全身绷得紧紧,她知道此刻儿子的视线正在往下盯着她半露的乳沟,她还为此特别穿了件宽松的T恤,好让儿子真来暗示时,可以看得更深入,看得更多。林徽音只恨自己还不够大胆,她本来是考虑不要穿胸罩的,那就可以让儿子直接看到她已挺挺起来的乳头了,但是这样明显的激突打扮,她还是做不到。
  “妈!舒服吗?”儿子的手轻轻的揉捏着,时而往下在锁骨的地方轻轻扫过,时而好像一双手掌要猛向自己的乳房进攻,用力的抓着它一样。
  “嗯……好了,妈很舒服了……”林徽音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已经有点湿热了,再揉下去,刚才换上的三角裤可能又已又再换一次了。
  一顿饭吃完,林徽音已经在她的世界里,在餐桌上和儿子狂野的性交了好几次了,仿佛扒一口饭,儿子的肉棒就在她的阴道里冲刺一次一样。林徽音的世界里,她早已全身被儿子脱光,双乳压着餐桌,儿子正从背后在抽送着她的阴户。她望着桌上的调味瓶,边夹着菜,边想着桌上的调味瓶正在随着儿子的抽送撞击而震动着。
  晚饭终于吃完,林徽音洗好了碗筷,儿子已经又关进他的房间了。
  林徽音知道,儿子又继续往下写了,她意识到当她明天再打开儿子的电脑后,一定会有令她更加紧张的内容。
  她有时又气又恼,气儿子的气定神闲,恼自己的胆小没用,明知道儿子已经一步一步在“明示”了,而自己怎样都拉不下做母亲的尊严,去向儿子做更大胆的表白。她明白母爱和性爱对她而言,早已是同一个代名词。
  一夜胡思乱想,又在自己的世界里和儿子疯狂的性交了几次之后,终于昏沉沉的睡去。
  大门关上的声音让林徽音醒了过来,她知道儿子出门去了,于是不加梳洗便飞快的冲到儿子房间打开电脑,开启了那个叫“两个世界”的文件档。
  “肢体的暗示是让彼此的世界合而为一的第一步,接下来……”
  接下来龙儿又写着:“做母亲的不论再怎样暗示儿子,都不可能先放下母亲的尊严去向儿子求爱的,这是做母亲的最大困扰,而事实上,母亲一句话都不必多说,一切暗示的进行必需持续下去,母亲从自己的暗示所得到的回应,会更觉得刺激紧张,越加露骨的暗示,兴奋程度就越高,但,母子两人的世界终要合而为一的,言语是多余的,时机成熟时,不必言语,母子两人就会自然而然的……
  开始幸福快乐的性交生活了!“儿子又看出她的矜持了,林徽音继续往下读。
  “做妈妈的已经习惯将沾着体液的性感三角裤放在最上层让儿子欣赏她湿润的小屄,儿子也每天都乐于这样的幻想着妈妈阴户上湿润的样子,所以儿子如果慢慢懂得妈妈的内心世界,那幺,他可能会把自己内裤上沾着精液的地方,压在妈妈三角裤包裹着湿润小屄的地方,这象征着儿子正在干着他的妈妈,也象征着儿子把精液射进了妈妈的子宫里……”
  林徽音看到这里,不由得想到昨天那件被儿子欣赏过的内裤还在浴室里没洗,于是她赶紧到浴室看看。
  果然,自己的三角裤不但已被儿子的内裤压着,当她拿起来的时候,儿子的精液还从她的三角裤中间部位,拉出一条透明的丝线。看得林徽音的阴道仿佛又被儿子的肉棒插入一般,不由得又火热了起来。
  回到电脑前,林徽音继继往下看。
  “当妈妈拿起母子两人紧贴在一起的内裤时,妈妈的世界里,已经能更深刻的感受到儿子肉棒插入阴道时的快乐了,因为这是两个世界结合的讯号。”
  “接下来,妈妈的新内裤一定又湿了,其实,湿了的性感内裤,不一定是要放在浴室的洗衣篮里,有时,如果不小心把它遗落在沙发上、地板上,甚至是儿子的床上,那也是一种情趣的暗示。”
  “最后进入关键时刻,就是文字的表白了,妈妈绝对是不可能向儿子说‘干妈妈好吗?’儿子也不会向妈妈说‘妈,让儿子插你的屄好吗?’,所以,最后就要靠文字来进入最后阶段,文字,会变成母子间直接性爱告白的管道和另一种情趣,因为,不论彼此怎样暗示,谁都会怕一时的莽撞而弄僵了母子原本的相处模式。而做儿子的也必需得要妈妈的文字确定,才能一直的享受着母子两人性暗示的快乐与刺激。”
  “如果妈妈懂了这个原由,那幺,可以在电脑上留下只字片语,让儿子完全确定,妈妈真的很想要和儿子性交。”
  林徽音看到这里,手已经开始有些冲动,冲动的想在电脑上留下求爱的告白。
  写什幺呢?林徽音心里不断的出现各种字眼:“儿子!快来干我!”、“妈想要插屄”、“妈的小屄要儿子的肉棒填满”,甚至“儿子!看到留言,马上找到妈,脱下妈的小内裤,把妈压在任何地方,狠狠的干我!”。
  林徽音大胆的把这些字眼一句句打了上去,又再删掉,每一句都让她觉得是亲口对儿子说的一样,让她觉得快感十足。
  最后,林徽音终于决定留下了一句她不再删的话:“妈懂了!”也不再关上电脑,就让电脑开着,也让开启的笔记开着,让儿子确切的知道她已经都看过了,也都接受了,也等于把主动权交给了儿子。
') This file was saved using UNREGISTERED version of ChmDecompiler. Download ChmDecompiler at: (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