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八十三章、母子心魔

+A -A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z.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  ('  尤其是最近这几年,儿子天龙长大了,魁梧的身形,结实的肌肉,每每让她不小心就跑进了那属于她自己的国度。甚至,她时常在儿子沐浴之后,望着他内裤隆起的轮廓,当场就把儿子带进了自己的思想世界,疯狂的和儿子性交,让儿子内裤里的真实尺寸,抽插着她的阴道,撞击着她的子宫。
  林徽音从来没想过,儿子天龙竟会去剖析这种心理,看了儿子的这篇笔记,她突然觉得,这属于她私人最不可能被知道的秘密,仿佛被儿子窥视得一清二楚一样。
  任何人秘密被窥探时,都应该生气的,但她不知道该生什幺气,该生谁的气?
  气儿子窥视她的心情?但这不过是儿子的笔记而已。
  她觉得羞愧,可是,这样的羞愧情绪,却带着些许从未有的叛逆,这样的叛逆情绪,让她既紧张又有点兴奋。她从来就没想过,这些纯属于自己秘密的空间,要把它带进现实世界来,可是,儿子的笔记,好像有股魔力一般,让她蠢蠢欲动。
  尤其是笔记最后“除非……”二字,下文呢?除非怎样?儿子写到了这边就停了。林徽音翻遍了电脑的每个资料夹,都找不到下文!
  属于四十岁女人的秘密,好像整个被挑逗起来了一样,林徽音呆呆的望着笔记上的字句,不自觉的又进入了她的私秘世界,曾经和儿子在这里狂乱性交的每一个画面都一一的重覆着,被儿子的阳具填满着阴道的快感,再次的狂袭她的脑神经。
  林徽音不自觉的将手伸入自己的裙底,三角裤早已经湿了,她的“思想国度”
  开始和现实世界有了初步的交错,因为她第一次把她的秘密带了出来。
  “嗯……唔……宝贝……干我……再用力干你妈……嗯……好粗的鸡巴……好……妈喜欢给你干……小屄只给你干……嗯……”
  林徽音不自觉的从口中呢喃出她私密世界的话来了。
  “啊……唔……嗯……啊……快……用力顶……用力干……妈要泄了……啊……亲儿……妈要泄了……嗯……”
  林徽音竟就坐在儿子的书桌前,手淫得泄了!
  “咚”一声,桌上的茶杯被她的腿给踢倒,她刹时心头一惊,猛然的正襟危坐。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当她看到自己的三角裤褪落到膝盖,手上沾着阴户湿淋淋的爱液,她知道自己已经打开了这道最隐私的门了。
  林徽音将阴户擦干,再把三角裤穿上,然后关上了电脑,再把书桌上的水渍擦拭。
  傍晚,儿子回来了!
  她不敢再看儿子淋浴后只穿着内裤走出来的样子,她怕自己的眼神会在儿子面前泄露了秘密。以往,她都会在门外,帮儿子递过衣裤,但这次,她躲进了厨房。
  “妈……妈!我的衣服呢?”儿子竟走进了厨房,林徽音却不敢回头。
  “哎!自己去找嘛!妈在忙!”
  “妈!你去帮我拿嘛!我来就好!”儿子迳自靠向林徽音身旁。
  林徽音只得低头转身,但是眼睛却不自主的瞄了一下儿子内裤上隆起的轮廓,她的内心又打了个颤!在走出厨房的过程中,她不小心又让儿子在她的世界里,把内裤里的肉棒,插入了自己的阴道。
  餐桌上,林徽音显得相当不自在,平常的母亲样子,在此刻竟半点也找不到,反倒是儿子像是好整以暇似的,一直死盯着她看。
  “龙儿!你……干嘛一直盯着妈看?”林徽音心下实在有些闷气,仿佛被儿子整了一样。
  “妈!没啦!你今天……特别的漂亮哩!”龙儿说。
  “妈每天都很漂亮!”林徽音终于摆出了像母亲的态度说。
  “哈!是是……”龙儿笑道。
  “笑什幺?难道妈丑啦?”
  “谁说的,妈是我心目中最美丽的女神哩。”龙儿举手做发誓状。
  “贫嘴!”林徽音仿佛从儿子的音调里,听出儿子在向她求爱的声音似的,竟像撒娇似的回了儿子一句。
  河堤一但缺了口,河水就一发不可收拾的奔泄而出。当晚,林徽音私秘世界的一切,一点一滴的流入了她的床,欲望像河水一样的奔流不已,淹没了她的全身。
  “龙儿……干我……干妈妈……唔……唔……干妈妈的小屄……”
  林徽音泄了一次又一次,在恍忽中,她仿佛看见了儿子就站在他的床前,挺着那根从她阴道里抽进抽出的阳具,但她实在太累了,她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哪一个世界了,她就这样睡着了。
  现实世界的光线,往往会让人变得冷静,第二天林徽音醒来,当然忘了她另一个世界的一切,但是,在她下床走向浴室时,下体湿濡的感觉,让她又再想起一切,她脱下了湿了一片的三角裤,正要打开水龙头冲洗中间那一部份时,她的手停住了。
  她赤裸着下体,奔向儿子房间,打开电脑。
  在“除非”二字后面,儿子又写了。
  “除非彼此的思想国度里,在同一段时间,彼此性交的对象,都是彼此。”
  林徽音再往下看。
  “而且,两人同有结合现实与思想的想法,但是,两人绝对都不想在现实世界里先开口提出,因为,突兀的想在刹那间企图把两者合一,是注定会失败的。”
  “唯一办法,就是试探,一次又一次的试探,用言语,用动作,用肢体,用一切现实世界的方法,开一扇窗,让对方来窥探自己的思想世界。”
  “如果对方看到了自己最私密的思想世界,也愿意打开一道门,让你也进去看看,那幺,就是让两个世界合而为一的契机了。”
  林徽音看到了这里,心里扑通通的直跳,试探!要如何试探呢?
  她再继续的往下读。
  “通常当儿子问妈妈‘一个人在家寂不寂寞?会不会无聊?’之类的话,在潜意识里都隐藏着性的意识,那回响在儿子另一个世界的声音,可能就是‘一个人在家时小穴痒不养?想不想和儿子性交?’。”
  “而如果妈妈对儿子说:”你长高了!比妈还高一个头呢!‘,在妈妈的意识里,可能就是:“你长大了,鸡巴一定也很长很粗吧!妈要你的龟头顶进妈妈的小穴’或是‘妈妈有个英俊的儿子,真不放心哩’,意思是‘妈妈有个英俊的儿子,真是高兴,如果你能只属于妈妈,每天给你干,不知道该有多幸福!’。”
  林徽音看了这两段文字,看得心头又是狂跳,“一个人在家寂不寂寞?会不会无聊?”不正是儿子昨天问她的话吗?而她自己在前天晚上,儿子从浴室里出来时,望着儿子内裤的轮廓,尽情在自己的世界和儿子疯狂性交之后,也对儿子说了“你长高了,比妈还高一个头呢”的话。她不能否认,她的确心里想的,就是儿子笔记上所写的一切。
  儿子几乎已经窥透了她的一切,这让她感觉到一种异常的恐慌,但在恐慌当中,却又有着莫名的兴奋和紧张。紧张得她握着滑鼠的手都颤抖了起来,她只是想不透,儿子怎幺如此明白她的内心世界?她自信自己从来都没露出半点痕迹啊!
  林徽音再继续往下读。
  “单亲妈妈和儿子的世界,母子性交与永远占有彼此的渴望,往往存在于日常生活中的每个细节里,而且会越来越不加掩饰,因为只有母子两人共处一室的条件,是一种稳藏的鼓励,这就像四下无人时,人人都不会再有道德,人人都可以手淫一样。单亲妈妈和儿子性交,就如同四下无人一样,除了屋子里的两个人,不会有外人得以窥见,而且,渴望性交的母子,即使还没开始正式性交,都早已经思考过这个问题,绝对不会让任何外人知道的。”
  “存在于日常生活当中的性交暗示,往往是母子同时进行的,尤其是妈妈是最先开始的挑逗者。浴室里换下来的小内裤,是妈妈对儿子的挑衅,摊在洗衣篮上面的性感三角裤,每一个细节都是信号。黑色的透明蕾丝是在说‘妈妈期待和儿子来一次大胆的性交’;白色的蕾丝是在说‘妈妈的阴毛都露给你看了’;红色的蕾丝则是说‘妈妈的阴道发热,可以马上插进来了’。而款式如果是又小又窄的丁字裤,就是说‘不必脱妈妈的内裤,拨开小细布,马上干我’;而直接把内裤包裹着小屄的地方摊在上面,让泛黄的尿渍,淫液留下的痕迹直接对外,就是在说‘妈拨开了阴唇,让你看、让你摸、让你舔妈妈的屄’。”
  林徽音看到这里,双腿已几乎酸软得无力站起来,儿子是完全的破解了她的内心世界。但是,她为何平常都没意识到儿子也一直有在暗示她什幺呢?
  林徽音接着往下看。
  “儿子对母亲的暗示一向很简单,穿着紧贴的内裤,让阴茎的轮廓完全的毕露在母亲的视线底下,偶尔让它勃起,多夸张都没关系。它是在向自己母亲炫耀,告诉她‘儿子的肉棒随时都可以进入你的身体’。”
') ## The file was saved using Trial version of ChmDecompiler. Download ChmDecompiler from: (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