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淫蕩校花之英雄救美事件】

+A -A

因为没有得到刀哥指令,只能挺着鸡巴在张静屁股后面
乱戳的家伙看到一个年轻人走过来,打断了他们的好事,不由得指着他大骂.

  「啪!」突然,他感觉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再看身边,没有想到是刀哥
扇的自己。「啊,刀哥,你怎幺……」

  不止几个小弟,张静和夏诗涵也是一脸的惊愣着刀哥。他怎幺自己打自己人?

  「草泥马,还不快给唐哥认错. 」刀哥说着,颤抖的上前走去,「呵呵,唐
哥,是您老人家呀,我还以为是谁呢。唐哥,我这个小弟不懂事,你想怎幺处置
就怎幺处置。呵呵……」刀哥点头哈腰的对着唐宇小心翼翼的说道。

  唐宇冷瞟了一眼刀哥,而这个时候其他的兄弟方才醒悟过来。来人可是刀哥
的老大呀!

  「唐哥!」「唐哥!」……

  说着几个家伙都是礼貌的叫道,尤其是那个骂了唐宇的小混混,浑身哆哆嗦
嗦,生怕唐宇要他的命。可是,没有刀哥的指令,他们又不敢放开夏诗涵和张静,
衣衫不整地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唐宇!你是唐宇?」张静刚才被弄得迷迷糊糊的,这才醒悟过来,看着唐
宇,震惊的说道。

  「没错,是他。」夏诗涵柔声的说道。

  也难怪张静开始没有认出唐宇,唐宇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去上学了,就算以前,
也是经常逃课.

  现在的唐宇,在班上显然应该被归为差生一类。逃课,打架样样不少,和夏
诗涵、张静这样的优等生显然不是一个阶层的,可是夏诗涵对他并无恶感,反而
挺有好感的。

  要知道,当初唐宇可是以中考状元的身份考进静海高中的,优异的成绩、帅
气的形象,强悍的性能力,立刻吸引了不少美女的兴趣。之后,他和另一名成绩
和相貌都不逊于她的校花李韵婷走在了一起,在学校经常可以看到两人忘乎所以
地做爱。当时谁都以为他们是一对金童玉女,可以有一个美满的结局。可是两年
前,谁也想不到,李韵婷居然当着那幺多人的面,对他说出如此绝情的话,并当
着他的面主动给他的死对头丰子赫和廖凯那帮人操弄,闹得满城风雨。之后李韵
婷转学了,唐宇也堕落了。

  夏诗涵心中却一直没放下唐宇,也没有对他有任何歧视。并非因为她是班长,
要对每一个同学负责,其实另有原因。

  「像唐宇这样,那幺用情那幺深,会被一个女孩伤害成那样的男生,为什幺
不是我的男朋友呢?」

  「如果,一开始我跟他做爱的时候主动一点,淫荡一点,不要那幺羞涩;如
果我当初放下矜持,主动去追求他的话,结果是不是完全不同呢?」

  夏诗涵暗自有些自责,所以李韵婷走后,夏诗涵以班长的名义,多次找唐宇
谈心,试图用肉体让唐宇振作起来,可是效果终究不理想。他清楚地知道,唐宇
本质并不坏,只是突遭情变,需要一个发泄的出口,所以才会自甘堕落。

  她也清楚地知道,自己虽然不是唐宇的女朋友,却在他心里有着极为特殊的
地位。她知道他有多幺维护自己,哪怕和李韵婷热恋的时候,对自己的事都十分
上心。她知道他有多少次打架都是为了自己,尽管可能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了。每
次自己被人欺负,倒霉的总是欺负她的人,她知道这都是他做的。

  唐宇这时突然出现,让夏诗涵感到十分惊喜和感激。虽然他打断了刀哥的逗
弄,让她略微有些失落,可是与见到唐宇的欣喜相比,那根本不算什幺了。

  「你们在干什幺?」唐宇着刀哥冷冷的问道。

  「咚!」刀哥猛然一怔,脑筋急速转动,如果说是自己要被美色所迷,想要
当街强暴她们,那肯定免不了一阵毒打。

  「嘿嘿,唐哥,我们是想把她们抓去献给你的。知道你为了备战高考,累得
够呛,找点荤腥给你释放压力的,呵呵,没想到这幺巧,你就来了,这就好了,
省的我们再去找你了。你看,这两个妞多漂亮啊,身材多正点. 瞧这奶子,软乎
乎的,揉起来特别舒服。还有这小逼,还是粉红色的,用过的人肯定不多。随便
弄几下就已经湿成这样了。你看,这小?u>苟苟家丫Φ谜饷锤吡耍憷戳苏每?br /> 操。」

  「既然是准备给我的,那你脱裤子干嘛?」

  「唐哥我……我这不是准备先试用一下吗。用的舒服才好送给你啊。不过现
在看起来也不用试了,两个肯定都是极品,献给唐哥再合适不过了。」

  唐宇不语,看着夏诗涵和张静,眼神突然狠毒的着刀哥:「她是我的同班同
学. 」

  瞬间,刀哥的手不自觉地抖了一下,变得僵硬起来,捏得夏诗涵一声闷哼。

  刀哥和他的小弟们都傻了眼,心中如同一个钟錶的发条,快速的颤动。

  唐宇又加上一句:「她们是我的女人!」

  刀哥的脸瞬间变得惨白,赶紧把手从夏诗涵身上拿开,手足无措,老老实实
地站着。几名小弟也吓得赶忙放开夏诗涵和张静,离开她们两步,却又害怕她们
摔倒,伸出手在身后护着她们。

  「我什幺时候成了你的女人了?」夏诗涵心头暗恨,却也有些甜蜜。她知道
他这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让刀哥彻底断了对她的念头.

  「唐哥,我们,我们不知道呀!我们见她们漂亮,就第一个想到要抓住她们
孝敬您,没弄清楚身份,哪里知道居然是两位嫂子?唐哥,我们错了。我们错了!」
刀哥听到之后,颤抖的说道。

  而其他的小弟也跟着说,但却不知道这刀哥为什幺会如此的怕这个小子。起
来也就一个高中生,有什幺好怕的?

  「你谁漂亮都想抓来孝敬我?」唐宇冷瞪着刀哥问道。

  「啊,是,是啊。」刀哥慌忙的说道。

  「既然这样,我看你长得这幺帅,你妈应该差不到哪里去,你把你妈带来孝
敬我吧。」唐宇淡淡的说道。

  「咚!」刀哥满头汗珠,「这……唐哥,我妈她在外地,不方便过来,等一
阵子吧。」

  看刀哥说得有趣,夏诗涵忍不住娇笑起来。这一笑,当真美艳惊人,看得刀
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猛然间想到唐宇还在身旁,赶紧把实现移开,不敢再看
夏诗涵一眼。

  「唐宇,他是谁啊?」

  「一个小混混,人称刀哥,你们下回看到他叫小刀就行。被我揍过几次,现
在变乖了。其实他人还不错. 」

  「人还不错?」夏诗涵很纳闷唐宇为什幺会对一个小混混有这样的评价.

  「讲义气,敢拼,对小弟好,保护费收得也还算公道,有时还帮助一些穷人。」

  「哼,你还替他说好话,刚刚他们还想非礼我们呢。」

  「小刀很少做这种事的,估计是看到你们太漂亮了,这里又没什幺人了,一
时昏了头脑吧。」

  「是啊是啊,两位嫂子实在是太漂亮了,不操一下我们会根本睡不着觉的。」

  「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哎,是是……」

  「最重要的是,他比较乾净,在他手底下从来都没有命案,连受伤的都没有。」

  「受伤的都没有?怎幺可能?」夏诗涵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因为他晕血。别人苦练刀法是为了伤人杀人,他练刀法是为了伤衣服吓人。
他那刀法号称『迎风脱衣斩』,他的对手往往一刀就被他脱精光了,吓都吓死了,
哪还敢跟他拼?」

  「嘻嘻,原来是这样啊。我说久闻刀哥大名,下手从来都没有伤亡的,原来
是这个原因啊。啊……」

  张静话一出口,才惊觉自己失言,赶忙用手将嘴摀住,一副「我什幺都没说」
的表情。可这哪里瞒得过天资聪颖的夏诗涵?

  「唐哥,如果没什幺吩咐的话,我们就先滚了。」刀哥见形势不对头,已经
把话题引到他的糗事上来了,连忙开溜,说着就在众人瞩目之下,赶忙穿好裤子,
突然趴到在地上,然后滚着走。

  「啊……」其他几个小弟都是极为的惊诧。一阵错愕。但着自己的老大都很
识趣的滚了,他们又怎幺敢不滚呢。于是都手忙脚乱地整理好衣服,趴在地上滚
了起来。他们不知道的是,唐宇曾经对刀哥放过狠话,每次见到自己都要滚着走。

  「扑哧!」张静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夏诗涵也用玉手掩着娇唇,嘻嘻笑起
来。却依然没有忘记张静刚才那句话。

  「好啊,你个骚蹄子,原来你早就知道刀哥不可能伤到我们,难怪你刚才那
幺享受啊。」

  「是啊,他报出名号之后我就知道我们不会有危险了。」

  「那你怎幺不早点告诉我啊?」

  「要不吃那一吓,你怎幺会玩的那幺刺激,那幺爽?可惜啊,我都还没嚐过
刀哥刀法的滋味呢。」

  「是不是还有些遗憾啊?现在离上课还有不少时间,要不要把他们再叫回来
让你爽一把?」夏诗涵看了还没有滚远的刀哥一眼。

  「我看是你还没爽够,想多玩玩吧?」

  「死妮子,别瞎说,有唐宇在这儿呢,那帮小混混哪能跟他比啊?是不是啊,
唐宇,你也想来一发吧?」

  「呃……班长大人,我还有事,你们玩,我先走了……」

  「谁让你走了?你要不想,这是怎幺回事?」夏诗涵一把抓住已经「立正」

  的「小唐宇」问道。

  「好吧好吧,我从了,我从了还不行吗,班长大人……哎,别捏,疼……」

  「哎,刀哥,你们等会儿,先过来。」这边夏诗涵还在对唐宇威逼利诱,那
边张静就已经开口叫住刀哥了。

  刀哥一听,不知又有什幺事,赶忙和小弟们爬起来,战战兢兢地跑了回来。

  「不敢,不敢,叫我小刀就好。两位嫂子还有什幺吩咐,赴汤蹈火,小刀在
所不辞……」

  「行了行了,我说小刀,刚才你的手法很熟练啊,不过我们姐妹还没有尽兴
呢,把我们弄得不上不下的,这里还痒着呢。」张静拨开内裤,揉弄着湿答答的
小穴,「你唐哥虽然厉害,可也只有一个人不是?你说……」

  刀哥一听哪里还不知道她的意思?想到马上就可以真正操到这两位美女,忙
不迭地应声点头:「小刀明白,明白,一定把两位嫂子伺候舒服了……」

  「那还愣着干什幺?赶紧脱裤子啊……」

  ……

  半小时后。

  刀哥和四个小弟都七仰八叉地倒在地上,不断地喘着粗气,再也不想起身。

  没办法,两个女孩实在是太厉害了。夏诗涵的小穴和菊花也不知道是怎幺锻
炼的,要不是刀哥几人久经欢场,差点没被弄得秒射。尽管他们使出浑身解数讨
好逢迎,也没撑多久就纷纷缴械投降。何况彻底放松下来的夏诗涵在手技和口技
方面展现出超绝的天赋,让刀哥几人雪上加霜。再看张静,虽然没有夏诗涵那幺
厉害,却也差得不多。

  现在场上唯一还有战斗力的只剩唐宇了。只见夏诗涵躺在一块乾净的塑料布
上,那是每个女生书包里的必备装备,方便随时应急使用。张静趴在夏诗涵身上,
两人的嘴互相激吻,乳尖互相摩擦着,下身被一个小枕头高高垫起,双腿大张,
阴户紧贴,阴蒂互相逗弄。唐宇在两人身后跪坐着,粗大的肉棒时而插进夏诗涵
小穴中,时而又贯穿进张静体内,又或者从两人淫穴中间穿过,马眼在两人阴蒂
上反复研磨。

  「唐……唐哥,小刀……真的心服口服了……想不到唐哥这幺厉害……两位
嫂子也……也是身怀绝技。」

  「嘻……现在……现在知道厉害了吧?啊……唐宇……再用力一点……诗涵
……诗涵可是我们班……班长,嗯……好舒服……当时……当时我们全班……老
师和同学……轮番上阵……才……才刚刚……摆平她……嗯……要去了……啊…

  …我们差点……差点都没请外援……就……就你们……啊……就你们几个小
混混……唐宇……再来一次……你们还想强暴我们?啊……」

  刀哥惊出了一身冷汗。原来两位嫂子这幺厉害,要不是唐哥出面调停,没准
今天会被她们吸的骨头渣子都不剩了。他哪里知道夏诗涵虽然厉害,可是极有原
则的人。要不是唐宇说他「人还不错」,几人也算不打不相识了,夏诗涵才不会
这幺心甘情愿地让他上,也发挥不出这幺强的战斗力了。

  「唐哥……小的们实在不行了,你看……我们是不是可以滚了?」

  唐宇和夏诗涵对视了一眼,夏诗涵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看在你们今天表现还不错的份上,都走吧。」

  「唐哥,您确定不用我们滚了?」

  「叫你走你就走,哪那幺多废话,哼!」

  见唐宇似有发火的迹象,刀哥几人身形一颤,赶紧捡起散乱在四周的衣裤,
都来不及穿上,光溜溜地朝巷子外走去。

  「哎,小刀,今天……嗯……今天表现得……不错,下次……啊……下次我
们想玩了……还……还找你啊……啊……」张静唯恐天下不乱地说.

  刀哥一听这话,身体抖了一下,猛地摔了个够啃屎。

  「哈哈哈……啊……唐宇……用力……」

  身后传来了两女淫浪的娇笑声。

           ************

             (以下纯属恶搞)

  诗涵:「唐宇,就这幺放过他们了?」

  唐宇:「还能怎样?几个连台词都没多少的临时龙套演员,就别整太狠了吧。」

  诗涵:「那刀哥呢?人家还没玩够,可不想就这幺放过他。」

  唐宇:「你都玩得她快脱阳了,还想怎幺着啊?再说了,做人留一线,日后
好相见。结仇结大了以后也不好上他小妈了是不?」

  诗涵:「什幺?你还想上他小妈?」

  唐宇:「哎……别捏我蛋蛋……按照现在的剧情,你还不是我的女朋友吧?

  就这幺爱吃醋,要是以后我找了十几二十个老婆你还不得把我阉了?」

  诗涵:「什幺?你还想找十几二十个老婆?」

  唐宇:「啊……不是我想啊,是作者说的……」

  诗涵:「唐宇!你今天要不把我个静静给喂饱了,老娘跟你没完!」

  唐宇:「啊……不要啊……老婆我错了……」


               【完】
                  

【1】【2】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